联系我们: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笔趣阁
笔趣阁 > 武侠小说 > 炼剑 > 第2章 大漠激战

一个月后。

盘横于晋越两国之间,交界于大陆南端的葬仙沙漠。

此时,正值沙暴肆虐。

万顷黄沙被接天龙卷掀上苍穹,犹如无数条狰狞巨龙般四下游走,远远望去,飞沙走石,遮天蔽日,就好似江潮大浪般汹涌翻滚。

这方天地间只能听到隆隆的翻涌巨响,天昏地暗,完全无法视物,一派末日降临的可怖景象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狂风渐歇,沙海重归宁静。

骄阳悬空,炙烤着黄沙万里。

地表热浪蒸腾,燥热无风,似乎先前那场骇人沙暴从未发生过一般。

一块被风沙侵蚀的巨石下,难得有一片阴凉。

两只沙蜥趴伏在阴凉中,脖颈处伞状皮膜竖起,腮帮一鼓一鼓,似在享受这一刻的劫后寂静。突然,沙蜥们迈开腿飞速蹿出,好似受惊,它们方才栖身遮阴的地方,细沙流动,一条手臂蓦然伸出。

手掌半握朝上,虎口处和掌心中结着一层老茧。

流沙上泛起阵阵涟漪,靠着胳膊支撑,终于从沙子中探出一个脑袋来。

这巨石也不知在这沙漠中矗立了多青年月,表面已被侵蚀得满是小孔,看来就仿佛一块腐朽至极的枯木,却顽强地替它身下那人挡去了不少风沙,使他不至于被埋得太深,也避免了被灼烫的沙子烤成肉干。

这人眼皮闭合,沾满沙粒的脸上隐约可见一些细小干涸的伤痕,紧抿着的嘴唇显得有些干燥泛白。

他双目先试着睁开了一条缝,只手遮阴,在适应了光线后,这才用手撑着坐直了身子,口中长出了一口气。

随着其身上黄沙簌簌而下,露出一身褴褛的褐色布衣,腰带上别着一柄两尺来长的长剑。

这是一张稚气未脱的年轻脸庞,约莫十七八岁模样,但成年男子应有的棱角也已隐现几分,一头沾染砂砾的长发如墨般散落身后,只稍微用一条赤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,身上肌肤略微有些黝黑,臂膀腰身上肌肉线条很是明显,看起来颇为健壮。

他站起身来,眯眼环顾了一圈周遭,最终目光定格在了西方,垂于两侧的双手拳头不禁握紧了一下。

像是忽然记起一事,他神色变得无比紧张,连忙伸手探入怀中,一阵摸索之后,拿出来了一个剑形香囊。

他身上的衣物已经破烂不堪,手中那只香囊却完好无损,甚至连污渍都没有沾染多少。

青年神色一缓,才稍稍放下心来。

他紧了紧腰带后,迈开步子,朝着相反的方向一步一步的前行起来。

碧空无云,沙丘起伏,天地一线间,青年那渺小而孤独的身影渐行渐远。

不知走了多久,青年只觉嗓子火辣辣得疼,双足也越来越沉,仿佛有人拽着他的腿,要让他永远留在这片沙漠。他却没有丝毫停下来休息之意,仍旧咬紧牙关,一步一个脚印的朝着前方走去。

而不时掀起的阵阵狂风卷集着倾倾黄沙,呼啸来去,使得前方的路变得愈发扑朔。

正在此时,这年轻人却突然脚步一顿,停在了原地,双目直视被沙幕遮蔽的前方。

只见前方数十丈处,狂风渐歇,尘沙落定,一个数丈高的沙丘渐渐清晰映入眼帘,而在这沙丘之上,赫然站立着一个中年巨汉。

此人约莫三十来岁,身高近丈,马脸秃眉,沾满沙尘的衣衫同样有些破烂,使得浑身凸鼓的肌肉若隐若现,在其身后,还背着一把一人高的无鞘巨剑。

巨汉用阴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青年。突然,他面孔扭曲,反手抽出了背后的巨剑,另一只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张蓝濛濛的符箓,“噗”的一声拍在了巨剑之上,一团蓝光一闪的没入剑身,使得巨剑表面泛起了一层蓝芒。

“铁坚,把命留下!”

紧接着,巨汉单足猛一踩地,整个人就化为一股狂风的直奔青年扑了过来。

“第十八个了。”

那被称为铁坚的青年嘴唇干裂的口中低声自语了一声。

只见他同样抽出了腰间长剑,一张嘴一口精血喷了上去,长剑表面顿时泛起了一层淡淡血光。

几乎同一时刻,其另一只手在虚空中飞快一比划,刹那间,两颗拳头大小的火球浮现而出,接着手掌颇为熟练的一扬。

“噗”“噗”两声。两颗火球顿时朝着马脸巨汉疾驰而去。

巨汉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显然没想到青年看起来虚弱的快要站不住的样子,竟还能这么快做出反应,且看起来气势反倒比自己还要强上几分的样子。

思量间,巨汉身形分毫未停,二话不说的一提手中巨剑,剑身顿时冒出了耀眼夺目的蓝色剑芒,朝着前方就是迎头一斩。

结果那两颗看似直挺挺朝前的火球,却突然朝两侧一拐,沿着两道弧线的想要绕开巨剑锋芒,直接砸向马脸巨汉。

巨汉见此,目露寒光,手中巨剑灵巧之极的猛然一抖,极快的朝两侧分别一斩而出。

顿时两道蓝色剑光几乎同时一卷而出,分别迎向了两颗火球。

“砰”“砰”两声爆裂声响起!

两颗火球稍一触及剑光便纷纷爆裂开来,化为了乌有,而两道略有些黯淡的剑光仍飞出丈许后,这才消散开来。

与此同时,马脸巨汉身形已冲到了铁坚跟前,脸上狞色一闪,挥剑骤然劈下。

铁坚此时已然不及用手中长剑迎击,只见他身形一个踉跄的翻倒在地,顺势一个翻滚,险之又险的堪堪躲过了迎面劈下的一剑,一只手掌却不动声色的藏到了身后,五指紧紧一抓。

马脸巨汉身形一展,如鬼魅般飞快欺近,手中巨剑再次一动,径直朝倒在地上铁坚砍了下来。

未曾想到,铁坚藏于背后的右手猛然甩出,一把黄沙包裹着淡淡焰芒,化为一道飞箭一般,斜向上抛射而出。

如此近的距离,马脸巨汉根本收势不及,情急下另一只手大袖一甩,挡下了大半黄沙,但仍有不少撒在了脸上。

这些黄沙每一颗都犹如被烧红的铁粒,顿时将巨汉一张马脸烧的皮开肉绽,血肉模糊,口中发出一声惨叫。

铁坚此刻却一个鲤鱼打挺的翻身而起,手中长剑猛然一抖的闪电般一斩而出,一道血色剑影如灵蛇出洞般,直取巨汉胸前心脏要害处而去。

就在长剑剑尖距离对方胸口不足半尺之时,巨汉却猛地将手中巨剑一横,挡在了身前,半尺宽的剑身蓝光一盛。

“铛”的一声脆响。

在蓝红两色光芒的冲撞中,铁坚的长剑溅起了几丝火星,反被巨剑震得弹了开来。

铁坚一击不成,身形前冲之势毫不迟疑一收,一个转身便往后退去。

“老子活撕了你!”

马脸巨汉顾不得脸上的火辣剧痛,大吼一声,手中巨剑向着未及退出多远的铁坚头颅,狠狠斜劈了下来。

铁坚背朝着巨汉,似乎早有所料般,身形一矮,单足猛一用力,整个人几乎贴着地面的弹射出去丈许,接着一个急转向,窜到了数丈外才停了下来。

此刻的铁坚胸膛起伏,不停地喘着粗气,脸色有些苍白,额上渗出了丝丝冷汗。

他虽然躲开了巨汉的反手一击,但头上赤色发带却被剑锋劈去,看起来披头散发,显得颇为狼狈。

铁坚一路行来,本就负伤在身,方才一连串的手段已是透支了他仅存的绝大部分体力,最后这一手保命身法更是对双腿肌肉造成了重大负荷。

此时他体内法力也残存不多,情势显得愈发不妙起来。

铁坚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,试图让身体放松了一些,他将手中长剑提了起来,剑尖指着前方,摆出了搏命一击的架势。

“你小子倒是命硬,不仅撑过了先前数日的沙尘暴,还能在我手下坚持至今,真是让人佩服啊。”

马脸巨汉见状并没有急于上前进攻,而是翻手取出一张符箓往脑门上一拍,青光一闪的止住了脸上的伤势后,突然面露狰狞嘶吼起来。

“不过你认为就凭你如今的样子,还能从我手中逃掉吗?我看你不如乖乖束手就擒,还能少受些罪。”

“嘿嘿,之前死在我手上的那几人也是这么说的。”铁坚闻言,冷笑一声,出言反讥道。

“找死!”

巨汉闻言额头青筋一挑,再不多说的往前一跃冲出,身形尚未落下,手中巨剑猛然由上至下的虚空劈下,顿时一道丈许来长的蓝色剑光一斩而出,将铁坚身形罩在了其下。

铁坚一咬牙的将体内法力疯狂灌入手中长剑,接着握剑手臂猛地一挥,长剑顿时血色大放,宛如一道血虹的迎了上去。

“砰”一声,两剑相交,血蓝两色光芒一下爆裂而开!

铁坚仰天一口鲜血喷出,手中长剑更是直接被斩成了两截。

面对即将劈落的巨剑,铁坚没有再试图闪避格挡,而是将另一只手掌一抬,一颗碗口大小的火球浮现而出,朝着巨汉面门直飞去。

这已然是他体内仅剩的最后一丝法力了。

Copyright © 2019 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