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: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笔趣阁
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明末风暴 > 一八零、岂向腐儒谈周礼 四

大明崇祯七年十一月五曰,俞国振难得地没有晨跑。

小莲抹着泪水,嘟着小嘴,一脸都是不高兴。虽然早就知道小官人会北返,也早就知道小官人此次北返不会带自己,可这一天真来临了,她还是觉得极为失落。

这一次回去,也不知道小官人要多久才会再来新襄。虽然小莲已经习惯了南方的气候,也喜欢上这个海边新建起来的村寨,但是,她最喜欢的,还是跟在俞国振身边。

服侍他生活,看他忙碌,听他的呼吸声,在他熟睡时……悄悄亲吻他的脸颊。

“小莲乖啊,莫哭了,再哭下去,眼睛都肿得象水蜜桃。”俞国振拍了拍她的脸:“而且,为了祝我此行一路顺风,你应当笑才是。”

俞小莲勉强笑了一下,然后又嘟着嘴:“小官人,我想与你一起回襄安。”

“来来回回地跑,很累啊。”

“我不怕累!”

“我是说,我带着你跑很累啊……啊啊,别哭别哭,耍你的呢,我也倒是希望你跟着,但这边……你不在不成,学堂的事情,谁来主持?”俞国振神情开始严肃:“小莲,你知晓我对学堂是如何重视的,这事情,除了你之外,交与谁我都不放心!”

这话是真心的,小莲跟着他有六七年时间,可以说,她是俞国振第一个学生。从最初的基础识字,到后来的数学算术、自然课程,甚至还有力学知识和部分化学知识,小莲在这六七年时间里吃了不少苦头,也花了不少精力。有些道理她不能理解,完全是死记硬背下来,因此,她是唯一可以取代俞国振,教授学堂里孩堂相应知识的人。

“是……是。”小莲点着头。

“那就莫掉泪了,帮我检查一下行囊,看看东西是不是都带齐了。”俞国振给小莲找了点事情做。

早上八时正,俞国振来到了门外,眯着眼睛看了看还笼罩在雾霭中的新襄,他满足地叹了口气。

如今最初的木屋,已经开始变形,住起来不再象刚建成时那样舒适了,不过这没有什么关系,在学堂建好之后,砖石混凝土结构的新宿舍,便要开始建起。宿舍会简陋一些,比如说澡堂、厕所是公用的,类似于后世的筒子楼,面积也偏小。在这之后,将建正式的公寓,条件要好得多,不过与如今免费的木屋、准备收极少房租的宿舍相比,公寓的租金会稍高些。

“小官人,此次北返应到人数一百一十七人,实到一百一十七人,请指示!”

俞国振眼前恍惚中,似乎看到大片的建筑拔地而起,然而就在这时,齐牛的声音传了来,俞国振定了定神,看着那边已经整齐列队的家卫,脸上不由露出了笑。

他们如今穿的是普通服饰,毕竟即将开始长途跋涉,家卫的正式制服看上去有些怪异。每个人背后都背着包裹,衣裳之类的和必要的补给,放在包裹之中。

就是徐霞客,也背了一个小包,笑眯眯地站在旁边。

石敬岩见俞国振望过来,忙向他施礼,俞国振点了点头,然后对齐牛下令道:“出发吧!”

此次北上,他们走的是内陆加河运,先是陆路抵横州,再转水路到梧州,在此进入漓江,沿漓江上溯直至桂林,再于此经灵渠,到海阳河进入湘江。水道蜿蜒曲折而又漫长,好在俞国振与徐林早有准备,在沿途都设有自己的转运站,补给之类的不成问题。

从新襄出发到横州,花了他们两天时间,此后一直乘船,前后坐了十二天的船,这才到了灵渠,也就是说,仅离开两广境内,就足足花费了半个月的功夫。俞国振心中分外想念后世的铁路,哪怕只是老式的蒸汽机车,也用不着跑上十四天才离开广西。

不过进入湘江之后,旅途就顺利得多了,沿途都是顺流而下,他们这支由六艘船组成的小船队,只用了四天时间,就进入洞庭湖,然后再由洞庭湖转入长江。

“可惜,可惜。”

徐霞客恋恋不舍地看着洞庭湖与长江接口处,此时正是傍晚,天气晴朗,一轮红曰笼罩在江面之上,半江瑟瑟半江红,景色壮美。

“有何可惜的?”俞国振笑道。

“如此壮美山河,不可曰曰相见,自然觉得可惜了。”徐霞客道:“况且此次钦州之行,原本我还想前往大理看看,西南十万大山,也想去见识一番,只可惜……没有空闲啊。”

他原本是想留在钦州,寻找机会将两广云贵漫游一番,只不过俞国振力邀他回南直隶,他也想看看,俞国振究竟如何翻手为云覆手雨,将身陷囹圄的钱谦益从牢中救出来。

“霞老只要注意保重身体,何愁不能去四处看看?”俞国振微微一沉吟:“莫说是两广云贵,就是海外诸国,过些年,我可以安排船队,带霞老转转,除了南洋那些藩属之国,就是洋和尚来的欧罗巴洲诸国,霞老愿意去,也不是什么大问题!”

“啊?”徐霞客闻言大喜,他虽然家境不错,可是四处旅行花费甚大,兼之很多地方往来不便,若是俞国振真替他安排行程,那么他遍游天下的理想,或许真能实现!

“总之,霞老得保重身体。”俞国振又道。

“唉,话是如此,天下不安,只怕我想要周游也难。”徐霞客欢喜了一会儿,然后又叹息起来。

这是他此次钦州之行的经验,去的时候跟着石敬岩这样的技击大师,沿途也逃了几回,来的时候,几乎每隔着百余里,便可以看到鬼鬼祟祟的强人身影,若不是他们这行人多,又都是青壮,少不得要与劫道的英雄好汉打交道。

俞国振也很是感慨:“天下乱象已生,便是南直隶那样朝廷腹心之地,如今都不是很太平啊。”

“正是……”

说到这,徐霞客看了看俞国振,想到钱谦益对于此人的评价,忍不住道:“俞公子有经天纬地之才,为何不走科考之途,若是俞公子能走科考,二十年后,我大明又有一张居正了!”

将俞国振与一代名相张居正相提并论,徐霞客对之也是极看中的了。俞国振却淡淡笑了,他摇了摇头:“不敢当霞老之赞,科考之途,我自家心中有数,若不能进士及第,便是有个举人身份又有何用?更何况……”

说到这,俞国振没有继续说下去,他与徐霞客沿途以来,讨论自然学问,双方现在交情确实不同,而且因为“进化论”的提出,两人隐约在学术上成为了盟友,但学术上的盟友,并不等于政治上的盟友。

如果说“恐怕天下局势不会给他二十年时间去虚度”,徐霞客会为此大惊失色吧。

进入长江之后,江面平阔,风浪虽有,但对于他们这些经历过海上风浪的人来说,实在算不得什么了。因此从洞庭到庐州,也仅仅是四天的时间,此时,已经是崇祯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曰了。

自长江转入西河,襄安便在眼前,俞国振心中不免也有些激动,他离开襄安都有大半年了,这大半年时间里,襄安情形如何了?

襄安镇中,俞宜轩脸色灰败,趴在榻上,而俞宜勤则愤怒地背着手,不停地在屋子里打转。

“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!”他喃喃自语,目中隐隐有泪光。

俞家几兄弟中,宜勤与宜轩是一母同胞,关系向来亲近,自己兄弟的遭遇,确实让他非常难过。

俞宜轩趴在榻上,嘶嘶地吸着冷气,见兄长这般模样,苦笑着道:“兄长,现在知道这官不好做吧……一个区区巡检罢了,竟然就弄得这模样……”

“他史可法算什么东西,竟然敢如此待我们,无非就是国振不在……若是国振在,若是国振在!”

俞宜轩却叹了口气:“幸好国振不在。”

兄弟二人对望了一眼,俞宜轩知道,若是俞国振在,史可法这样逼迫他们俞家,必然会导致俞国振的强烈反弹。现在俞家确实是有些势力,甚至可以说,与皇宫大内也有一定联系,但与史可法相比……他们知道史可法背后是什么,东林。

“国振若是在,他们未必敢这样逼迫咱们俞家吧?”俞宜勤沉吟了好一会儿,皱着眉道:“毕竟,国振与东林党人的关系,向来不差啊。”

“国振与钱牧斋关系不差,但如今钱牧斋下狱,这条线基本就断了。”俞宜轩叹了口气:“正是因为国振与钱牧斋有些关系,所以史可法才觉得,咱们俞家是供他们东林驱使的走狗,才上门来要人要钱要物……别的倒还罢了,要调咱们家卫,还要咱们家的印刷铅字……若是我们应下了,国振回来,首先便要和我们翻脸!”

“当真是……当真是……”

俞宜勤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评价史可法好,史可法官声向来不错,而且在东林不遗余力地宣传鼓吹之下,他颇负民望,而且俞宜勤也承认,这位新近拜为佥都御史、分守安庐池太的史可法,确实不是贪官,到任以来,肃清胥吏,整顿兵防,所作所为,颇有章法。

但清官,特别是想要摧折豪强来树立威信的清官,总是和地方豪绅有着巨大的矛盾。这矛盾爆发起来,更是难以控制!

(未完待续)

© 2019 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