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: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笔趣阁

许久后,看到徐枫很坚定的样子,王止水最终放弃了,撇着嘴道:“行吧,以后有机会再和你谈,今后打算怎么办啊?你至少先疗伤吧。”

徐枫轻轻吐出一口气,站起身子,却两腿一软,急忙道:“哎,扶我一把!”

王止水翻了个白眼,虽不情愿,可是仍旧瞬间上前一把扶住他。

“今后打算到处走走,大不了从零开始呗。”

徐枫很自然的搭着王止水的肩膀,脸色苍白的笑道。

王止水摇了摇头:“唉,真是不懂你们这些人都怎么想的,更不懂天玄宗是怎么想的,天玄子脑子被驴踢了?”

不等徐枫发作,他退后两步,却又忽然转身看向徐枫,满脸笑意,但目光中满是严肃:“你一定要回来!”

徐枫轻笑:“我会回来的。”

王止水脸色轻变,忽然笑道:“这个世界少了你会少了很多精彩,想来南天星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徐枫耸了耸肩:“放心吧,等我重回巅峰,第一个虐你!第二个虐他。”

南天星,陨星神宗,星辰圣子。

王止水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,忽然心中产生了“要不要把这家伙就此杀在此地然后毁尸灭迹”的冲动。

不过他最后还是无语的挠了挠头,转身将自己刚才杀的那三个人毁尸灭迹,顺便还放了把火。

“去吧,嫁祸给北火宗吧,哈哈哈。”

随后悄然离开。

远处的徐枫看着王止水离开,笑着摇了摇头。

随后深吸一口气,这才迈步朝着东面的山脉低落处走去。

刚走出第一步,徐枫脸上的肌肉就略微的颤动了一下。

十步之后,他的面貌已然和原来大不相同。

依旧英俊,可是却多了几分儒雅和陌生。

直到走出三万里,徐枫才终于坚持不住。

他的伤势竟然再次爆发,眼前一黑,就一头栽倒在地,晕了过去。

就在他昏迷前的最后一秒,一直紫色的小狗似乎从远处朝着他狂奔过来。

徐枫只来得在心中叹气,下一秒就失去了意识。

而徐枫成功活着离开的事情却不胫而走,十大神宗集体沉默。

千机阵的事情虽然大家不知道细节,可是却能够意识到,徐枫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能够逃走,这绝对是提前算计过的。

此人不死,简直太过可怕!

年纪轻轻,不仅天赋冠绝,而且还有这如此可怕的心机!

......

天玄宗宗主殿前,一袭青衣的老者默默伫立,看着殿内,面带寒霜。

此人,天玄七子第五。

玄青子,是比徐枫巅峰时期还要强大两个大境界的道血境强者,几乎是处在玄界巅峰的大修士。

也是青丹的亲传师尊。

“玄青长老,宗主说了,不见任何人,您请回吧。”

一名小厮走出大殿,对其恭敬道。

玄青子不言不语,依旧直视殿内,小厮只能回转。

三个时辰后,那小厮再次走出,这才道:“玄青长老,宗主有请。”

玄青子瞬间消失在原地,再出现时,已然是大殿之内。

“老五,找我做什么?”

端坐在大殿最深处的那身穿紫衣的天玄子双眼微闭。

四周的元力再次悄然而动,但,却无法影响玄青子百步之内分毫。

“为什么要让徐疯走?”

玄青子面容虽然苍老,可是声音清朗,好似一个中年人般底气十足。

其语气虽然平静,可却又隐藏着不满和质问,甚至是一股淡淡的凌厉。

大殿内元力瞬间翻涌,好似开水煮沸了一般。

“这是他自己的决定。”

天玄子淡淡道。

只是一句,大殿之内,元力变再次安静下来。

其修为之高绝,由此可见。

见状,玄青子脸色略沉。

“是吗?你就这样放走了宗门的希望?”

许久后,他才皱眉道。

这次,轮到天玄子沉默。

片刻后,他才解释一般的说道:“决定既然已经做下,那就绝不会更改。”

闻言,玄青子眉毛一挑,忽然露出嘲讽般的笑容道:“是因为他每年都不愿意带队进入魔妖二战场吧?除了上一次迫不得已带队。”

“而之前每一次都因为少了他的领导,导致宗门队伍实力和其他队伍相差不多,一点优势没有,或者说更加劣势,而边境战场的功绩是可以直接决定每年玄盟发放的奖励和资源的。”

“徐疯这么多年来不愿意带队,以至于天玄宗每年获得的资源在十宗中都是垫底,所以你借此机会除掉他,顺带提拔王厉。”

“然而放走徐疯又会养虎为患,以他的天赋,想要崛起,只怕又是一个妖孽,万一那家伙加入了其他神宗,那么就成了大患,所以也才派人追杀他的,不是吗?”

玄青子目光锐利道。

天玄子再次沉默,许久后才缓缓道:“我都是为了宗门好。”

闻言,玄青子冷笑一声,转身离开。

“那可不,您是宗主来着。”

他的语气满是嘲讽。

“不过从此后,青丹的修炼,宗门不得插手半点。”

“随你。”

......

“呜——”

徐枫刚一醒过来,就立刻察觉到有什么又湿又滑的东西正在自己的脸上......动着。

猛地睁开双眼,映入他眼帘的,正是一只紫色的紫晶妖狼。

只不过,这只狼......emmmm,为毛这么像狗?

“啊!你醒了!”

一个惊喜的声音从他一旁的床榻上响起。

徐枫扭头看去,只见一个身穿紫衣的青春少女激动的扑了过来,开心的看着他。

“额,多谢姑娘相救,我叫徐枫,你是?”

徐枫心中一动,便明白自己这是被救了。

可是如今他精神力全无,也无法内视,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伤势如何。

“诶?徐疯?那个徐疯吗?”

少女却完全没有在意的他的问题,而是跳脱的惊奇道。

“额,虽然不知道你说的徐疯是不是我想的那个人,但是......你看我这样子,似乎不可能吧?我叫徐枫,枫树的枫。”

徐枫扶额道,他总觉得这个姑娘......似乎很不靠谱的样子。

“哦,这样啊,”少女脸上浮现不加掩饰的失望之色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兴奋。

“我叫武饭!武学的武,吃饭的饭!这是小紫,我的宠物!”

“呜汪!”

一旁的紫晶风狼配合吠了一声。

徐枫顿时惊呆。

“狼......怎么会学狗叫?”他震惊道。

......

Copyright © 2019 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.